成为“国产体育游戏之光”望尘科技有何底气?

1972年8月,雅达利公司创始人诺兰·布什奈尔(Nolan Bushnell)把世界上第一款装着乒乓球游戏《PONG》的街机原型机搬到了一家名为Andy Capps Tavern的酒吧,由于太受欢迎,投币箱爆满甚至导致了机器故障。就这样,雅达利公司不仅在误打误撞之下发现了电子游戏全新的商业盈利模式,也充分证明了体育游戏有多受欢迎,仅仅过了不到1年,《PONG》和承载它的街机便已经远销海外了。

体育游戏的吃香可以追溯到游戏机时代,也早有人嗅到了风口,在这一赛道广泛布局,比如海外游戏巨头EA、KONAMI、2K等。如果从这一角度看,体育游戏这一细分品类似乎已经在厂商们手中经营多年,现在的体育游戏市场还有利可图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从两大现象级体育游戏产品(FIFA系列、实况系列)的市场表现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2010年之前,FIFA与实况系列均出现了爆发式增长,几乎垄断了整个体育游戏市场。然而随着游戏市场的发展、用户喜好的变化以及厂商的运营等主客观因素影响,从2010年开始,实况足球系列产品的销量便开始出现连续负增长,如今新产品销量已不足百万份。而FIFA系列也从15代超过1800万份的顶峰销量之后走上了下坡路。这些趋势都意味着曾经的头部产品“统治力”正在明显下降,也为行业内更多后起之秀切入体育游戏赛道腾出了空间。

此外,我们再看这样一组数据:作为全球最大游戏市场之一的美国,其体育游戏占畅销游戏总量比例约达到了11.7%。而同样坐拥全球最大游戏市场的中国,这一数字仅为1%。这组数据不仅说明了体育游戏在全球游戏市场中的发展潜力,更体现了国内体育游戏市场的蓝海之广阔。

当然,看到体育游戏发展前景的不止上文提到的那些海外体育游戏厂商,国内类似网易、腾讯这样的大厂在体育游戏领域也早有布局,不过纵观上述大厂的游戏产品布局我们也能够发现,这些厂商们的布局重心也大多放在SLG、RTS、MMORPG等热门且盈利能力更出色的品类上,而且在体育游戏这个品类中,大厂们手中更多的也是海外头部产品的“汉化版”,鲜有能打且生命周期长的自研产品。因此,在体育游戏这条赛道中,专精于这一细分品类的望尘科技就成了一个“异类”。

而最近一段时间,望尘科技这个“异类”在自己的老本行领域又加大发力了。3月21日,望尘科技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除了赴港IPO之外,望尘科技在世界杯年还有大动作,移动端竞技足球游戏新作《最佳球会》如今已经在国内、墨西哥、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市场开启测试。这款拥有FIFPro(国际职业足球运动员联合会)正版授权的产品在测试阶段的用户反馈已经十分出色,也让国内外大量体育游戏爱好者翘首以盼。能跳出“舒适圈”,成功研发操作、竞技类的体育游戏,也体现了望尘在产品上的厚积薄发。

4月11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公布了2022年4月国产网络游戏审批名单,这意味着国内游戏版号自2021年7月以来已多月未新发的“严冬”正式结束。不过对于望尘科技来说,这场严冬的“体感”似乎并不那么强烈。

一方面,体育游戏由于其所属IP品类具有明显的正向价值导向,因此此类产品不仅更受政策鼓励,也更易被大众人群接纳认可。

另一方面,国际奥委会IOC近年来曾多次提到奥运与游戏、电竞的关系,IOC主席巴赫也曾明确表示更支持体育类游戏与奥运赛事的结合。诸多权威传统体育组织对体育类游戏的青睐与支持,无疑也为望尘科技在2022这个世界杯年与体育大年展开冲刺带来了更多的底气。

当然,除了市场环境等外界客观因素外,望尘科技的底气也来自自身经营多年的业务版图,以及自身产品在全球游戏市场中声量的持续扩大。

望尘科技以体育游戏起家,他们的第一款游戏产品《足球大师》自2014年7月上线以来就稳居苹果App Store体育类畅销榜前列。伴随着无国界的体育精神,《足球大师》不仅在国内,在泰国、越南等地也登顶榜单。

可以说,《足球大师》使望尘科技在成立两年内就具备了出色的盈利能力,招股书显示,其2015年净利润近2000万。但创始人贾小东似乎并不满足于此,沉淀3年后,望尘于2017年9月又上线了《NBA篮球大师》——这款由望尘科技自研自发的作品一开始就在同类游戏中取得了竞争优势。

在望尘前进的步伐下,《最佳11人》应运而生。根据望尘科技招股书显示,仅《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和《最佳11人-冠军球会》三款产品在2019年-2021年3年间贡献了超过12亿元的营收,各产品营收占比也并不“偏科”,三驾“营收马车”的齐头并进为望尘科技继续深耕体育游戏领域带来了十足的底气。

此外,体育游戏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在望尘科技身上也体现得十分明显。《NBA篮球大师》上线年依然表现强劲。迄今为止,产品总用户数已超过2000万人,月付费用户超过4万人,ARPPU值稳步提升而未露疲态。《足球大师》更是运营接近八年仍保持着稳健的营收水平,恐怕让许多名声在外的手游产品也望尘莫及。

上世纪90年代,当EA推出FIFA系列的第一个版本时,中国的游戏产业还是一片荒原。而如今全球最赚钱的游戏厂商腾讯,直到十年之后的2003年才小心翼翼地涉足游戏领域。《FIFA》系列几乎在全球范围内垄断了足球游戏这一品类,但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游戏厂商在体育游戏品类的研发和经营上愈发成熟,一些厂商已经开始出现了追赶《FIFA》系列的趋势。

就像FIFA第一个版本获得成功之后EA所做的那样,望尘科技从一开始就认识到IP运营的重要性,通过获得现役球员肖像、退役球员肖像、俱乐部、赛事体系等授权,建立起行业的“护城河”,在版权购买上做到了先发制人。

在之后的实践中,望尘也始终在巩固自己的版权“护城河”。在招股书中,望尘科技提到公司与知识产权持有人的相关合作,包括类似NBA这样的运动联盟、FIFPro这类运动协会,而俱乐部则包括尤文图斯、国际米兰、AC米兰、利物浦、曼城等豪门。这些合作也使得望尘科技成为目前国内运动游戏市场上拥有正版授权最多的游戏厂商。

此外,在2022年至2024年期间,望尘科技正在孵化的项目——《最佳球会》《MBL棒球大师》《NBA操作篮球》《NFL橄榄球大师》等游戏即将面世。根据招股书显示,望尘科技预计将在这四款游戏的知识产权特许上累计投资约1.29亿元。

可以预见,这些版权特许资产将促使厂商在游戏研发上始终拥有强劲的动力。同时,对应游戏产品的后续发展也能够借势这些体育领域知名品牌、IP背书,实现手中版权价值最大化。

就如上文提到的新作《最佳球会》,除了拥有FIFPro的背书,发行契机还借势2022这一“超级体育大年”与“世界杯年”,这无疑能够吊足玩家们的胃口。

与此同时,游戏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玩家喜好也在市场演变之下变得更加多元,历经数十年的游戏产品难免引起玩家们的审美疲劳。《最佳球会》这类更符合当今玩家使用场景以及质量要求的移动端优质游戏产品能够为沉寂多年的足球游戏市场注入更多的“新鲜血液”,为玩家带来久违的新鲜体验,也预示着望尘科技新产品的未来发展生命力。

“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如今,日渐细分多样的圈层文化,也让游戏行业愈发重视精细化运营的重要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国内手游市场巨头盘踞RPG、SLG、MOBA等几个高收入品类之时,望尘科技却从创立之初就选择了聚焦策略体育游戏——这一被巨头忽略的细分市场,而这也成为如今望尘科技有望通过细分赛道跑赢“游戏行业大盘”的关键。

据招股书显示,在2021年按照手机运动游戏收益来计算,望尘科技在中国手机运动游戏市场排名第二,市场份额约为7.9%,仅次于腾讯。在细分赛道处于头部位置显然是望尘科技的一大优势,不过其所拥有的优势还远不止此。

在体育大年刺激下,玩家们对体育游戏需求的增长已成必然,而体育类手游产品的供给与需求不成正比。市场需求便对体育游戏赛道内的厂商们提出了更高要求,也为望尘科技带来了乘风而上的机遇。

目前看来,体育游戏不存在“大厂吃小厂,中小CP都会死”的情况,厂商应该拼的是精,而非量;决定胜负的技术、版权、玩法的齐头并进,而非短期靠运营、吸金然后下线。而上述决胜因素,正是望尘科技多年的看家本领。

除了在本土游戏市场中的出色发展前景之外,望尘科技的出海之路也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足球大师》、《最佳11人-冠军球会》等登顶多个海外游戏市场便是例证。这些产品不仅持续提升望尘科技的营收能力,同时也将“Made In China”持续向海外市场输送,进一步打响“中国体育游戏”的品牌。而体育游戏天然的“无国界”属性,也能够让望尘科技在海外市场更加如鱼得水。

在出海过程中,自身产品也能在相对成熟的海外体育游戏市场中打磨得更加成熟,从而使望尘科技能够依靠这些成熟的产品反哺国内市场,为中国体育游戏走出整体市场的“边缘地带”提供助力。

而当体育游戏市场空间愈发广阔,产品愈发丰富之后,那么模拟现实体育运动的游戏产品,其中所承载的更普世性的体育竞技精神也能够向更多游戏爱好者、电竞观众人群进行传递,为整个游戏与电竞行业展现正向外部性价值送上关键助攻。